[周星驰祖籍]千人戈壁徒步遭参与者报警后中断:整队只配1个医生

发布时间:2019-09-17 22:21:41 作者: 热度:99℃
1200人的队伍,大一学生高奇走在最前面。这时候,戈壁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眼前一望无垠,沙漠连着沙漠,没有人类的踪迹,只有路标旗被风吹得竖起来。脚下,厚厚的一层沙覆盖在坚硬的砾石上,徒步鞋踩上去沙沙作响,他感到开阔和兴奋。但这只是刚踏上戈壁后十几分钟内的心情,剩下的时候,他被另一种强烈的感觉包围:“被骗了。”他参加的是集结了1000名学生的“益行中国2019暑期全国大学生戈壁挑战赛”。因为没有备案、救援保障不力、医疗人员与药品不足等问题,活动主办方被参赛学生质疑在管理与安全上存在诸多漏洞。不安的情绪在8月1日晚上达到了极点,当晚10至12点期间,有周星驰祖籍参赛者报了警。8月5日,这一事件被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关注,“1200大学生戈壁迷路,组织者仅有7人”的标题在网络上流传,评论大多将矛头指向参赛学生——“浪费公共资源”、“没脑子”。流言击碎了这群年轻学生平静的生活。这本该是一场自我挑战的旅程,却演化为一次危险的预演,暴露出时下热门的“戈壁徒步”背后的风险与隐患。戈壁徒步7月31日,徒步前一晚,高奇早早躺下休息,把身子缩在了睡袋里。敦煌二中的水泥操场上,密布着来自天南地北各个大学学生的帐篷和背包,喧闹的说笑声不断。高奇有些睡不着了,7月的敦煌天气闷热,地面发烫。他脑海里还想着一个小时前的大会——活动负责人,一个瘦瘦小小的男人站在主席台上,用高亢的声音保证:你们到了营地有信号车,徒步有药有水有医生,我们会保证大家的安全。他更在意的是开完会后要求签订的参赛声明,上面写着,比赛期间如果出现人身或财产损害,将独立向保险公司索赔。这份文件没有第三方公证,没有公章,他感到奇怪:这不是霸王条款吗?他在参赛者的群里问了问,有同学回:“说是不签就不能参加活动,并且不退还费用。”赛前组织方与参赛者签订的参赛声明周星驰祖籍高奇喜欢冒险,原本期望在这场徒步中挑战自己,大学之前他都在一心读书,准备高考。进大学后,他想在这期间尽量尝试做各种不同的事情。现在,担忧取代了期待。另一边,一个蓝色的帐篷里,来自广东的罗佳带着期待的心情睡下。她要留足精力,好在明天的沙漠里行走36公里。6月,她在一个叫作“大学生义工旅行”的公众号上看到这次活动的信息,文章标题为“暑假招募1000人,一起徒步30公里穿越沙漠星空露营!”活动主办方为Newth青年文化社区。期末的复习资料让她昏昏沉沉,她喜欢体育活动周星驰祖籍,看到后来了精神,觉得“有周星驰祖籍意思”,就约同学一起报了名。戈壁环境特殊,父母起初不同意,她把资料文件都拿给他们看——参赛学生曾收到一份《组委会应部分参赛者问题统一回复》,显示医疗保障齐全,救援车、专业医生、蓝天救援队成员都在跟队保障之列。戈壁挑战赛宣传时的海报赛前,《组委会应部分参赛者问题统一回复》显示医疗保障齐全这些信息让罗佳和父母感到放心,除此之外,她还曾收到“政府方面的文件”:一份会签文《关于邀请参加“益行中国2019中国大学生戈壁挑战赛”的函》显示,这次活动的联合主办单位包括了甘肃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协会等。这场戈壁挑战赛定位于召集普通大学生,活动负责人、Newth创始人之一李子澄说周星驰祖籍,他们想办一个“公益类型的挑战赛”,因此单人的报名费只有499元,之前Newth没有举办过戈壁徒步类型的活动。“敦煌戈壁徒步最初从玄奘之路开始发展,当时主要针对国内各大商学院、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院的学员,参加的都是中国高端的企业家,比如王石、柳传志这些,是行业内最顶级的活动。最近四五年,一些商业机构加入进来,包括做公司团建、培训的机构和组织。”一位参加过多次穿越戈壁活动,后成为组织者的人士张洪峰介绍。据他的经验,徒步活动的市场价格以单人12800元为主流,玄奘之路客单价接近19000元。而在这些活动中,超过一千人规模的非常罕见,“没有几个敢这么弄,玄奘之路、千人走戈壁和城戈5是今年超过一千人的”,这些主办方都有多年戈壁徒步赛事的经验。在敦煌市户外运动协会副会长、敦煌新沙州旅行社有限公司董事长岳军看来,戈壁徒步曾经作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而火热起来,“很多人感觉走戈壁和创业是一回事,只要坚持就会见到光明。这种精神让企业老板、客户前赴后继。”现今,戈壁上的徒步挑战正吸引更多的年轻人,他们渴望丰富人生经历,去不同的地方。为了这次徒步,几位参赛者在赛前做了不少准备。赵宇做了20天的体能训练,在户外店购买了衣服和鞋;高奇在赛前每天下午绕湖慢跑,然后做两三遍“hit”训练;罗佳报名后每天跑几公里,不跑步时和同学约着打几个小时的羽毛球。戈壁在他们眼中是陌生的,也是熟悉的。在高奇看过的vlog里,戈壁是“一望无际的荒野”;赵宇喜欢戈壁,因为那儿没有人,“所以很漂亮”;罗佳印象中,戈壁是荒凉的。而在这次的旅途中,戈壁可能意味着将命运托付给他人。进入无人区去往戈壁的大巴上,学生们睡着了,这天早晨,应会上主办方的要求,他们凌晨3点半就起了床。李子澄说,旅游旺季车费贵,在早上空档期用车,就不是包一天的车,而是付一趟的钱,“都是大学生,想给大家省点钱”。赵宇还醒着,窗外,房屋渐渐变少,一路的颜色变得单调,大巴不住地上下颠簸,他知道,戈壁快到紫由奶妈了。8月1日5点到7点之间,学生们陆续到达戈壁挑战赛起点。无人机留下的航拍照片上,大地粗糙而黯淡,布满赤裸粗硬的石块与黄沙,稀疏的植被星星点点分布在漫无边际的土地上。天空与地面交界处,依稀可见远处绵延起伏的沙山。起点线前,分散着一团一团的赤橙黄蓝绿,是戈壁滩上少有的色彩——1000个学生被分为五个军团,军团中又分10人一小队。他们背着随身的行军包,戴着下发的迷彩帽子和围脖,除了马甲颜色的差别,几乎分不清谁是谁。赵宇站在人群中,站在戈壁的边缘,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前方,第一次感觉到人的渺小。无人机航拍参赛学生在起点线前等待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81253993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