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正亚裔美女]朝鲜修宪,保障金正恩为朝鲜全盘工作的“唯一领导”

发布时间:2019-09-20 16:08:03 作者: 热度:99℃
汽车维修保养

朝鲜修宪强化元首权力

本刊记者/李静 文/曹然

发于2019.9.9总第915期《中国新闻周刊》

8月29日,朝鲜举行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二次会议。据朝中社报道,在万寿台议事堂举行的会议一致通过了《关于修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宪法〉的部分内容》。

另据韩联社报道称,当天,共有687名议员出席会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并未在朝鲜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画面中现身。

修宪后新的条文规定,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由超正亚裔美女最高人民会议选举产生,不担任最高人民会议议员,从法律上规定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是朝鲜党、国家和武装力量的最高领导者。

在今年4月举行的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朝鲜成立新一届领导班子,并修改宪法将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的法律地位定为国家元首。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员、朝鲜问题专家迈克尔·麦登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这次修宪是将金正恩(甚至是金正日)拥有的一些没有制度支撑的权力和权威制度化了。他介绍,朝鲜以前的领导人都是借助政权内的其他职务掌握这些不同权力的,比如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等等。

巩固权力

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8月29日在会议上作工作报告时指出,就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的任务和权限,宪法新补充了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颁布最高人民会议法令、国务委员会重要政令和决定,任命或召回驻海外的外交代表的内容。

崔龙海说,通过修宪,代表国家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委员长的法律地位进一步得到巩固,金正恩作为国家全盘工作的唯一领导切实得到保障。监督并部署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命令、国务委员会政令、决定和指示执行情况的内容等国务委员会任务和权限被修补,“从而作为实现金正恩的唯一领导的中枢机关的国务委员会的法律权能进一步得到加强,朝鲜式国家管理体系更加完善”。

中央党校战略研究所教授张琏瑰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次修宪之后,金正恩作为国家元首的职权和地位进一步扩大,并以法律的形式明确化了。

8月30日,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刊发了多篇金正恩指导武器发射试验及关心国防事业的纪实报道,歌颂金正恩“保卫国家人民的奉献精神”。

最高人民会议是朝鲜宪法规定的最高权力机关,最高人民会议每年举行一到两次,主要负责制定和修改法律、制定对内对外政策、国务委员会和内阁的人事任免等,其议员每5年选举一次。

在今年3月的第14届最高人民会议议员选举中, 金正恩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议员名单上。当时多家韩国媒体分析认为,金正恩选择不参加最高人民会议选举是为了进一步强化最高领导人的特殊地位。而这次修宪,明文表述了国务委员会委员长“不担任最高人民会议议员”。

韩国《世界日报》报道称,金正恩上台以前,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定期会议主要在每年的3至4月召开。他执政后,分别在2012年和2014年的4月、9月,召开一年两次最高会议,召开“8月会议”尚属首次。

朝鲜半岛问题专家李军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今年召开的两次最高人民会议联系在一起看,对朝鲜有着重要意义。而9月9日就是朝鲜的国庆节,选在这么一个重要时间节点之前召开最高人民会议,也是在向国际社会展示,朝鲜确立了以国务委员会为中心的国内政治运营机制,从而进一步塑造朝鲜作为国际社会重要一员的形象。

朝鲜国务委员会作为国家最高领导机关,是近几年才诞生的一个机构。2016年6月30日,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通过决议,成立朝鲜国务委员会。

金正恩就任最高领导人后,对朝鲜政治体制进行了多次改革。在金正日去世之初,朝鲜劳动党中央和最高人民会议先后通过决议,将金正日曾担任的党中央总书记和国防委员会委员长职务永远保留给前任领导人。金正恩则出任党中央第一书记和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体现紧密的继承关系。

但到了2016年,朝鲜国防委员会变更为朝鲜国务委员会,金正恩出任委员长;同年,朝鲜劳动党时隔36年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撤销党中央书记处和第一书记职位,设立委员长和副委员长,金正恩出任委员长。

李军说,国防委员会给人的感觉就是以国防、军队作为政权的中心,体现“先军政治”的思想。而国务委员会,就是文职人员(治国),能展现朝鲜是国际社会的一员的国家形象。

今年4月11日,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获得通过的宪法修改条款中,第100条明确规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委员长是代表国家的最高领导者”。在2016年6月修订的宪法中,国务委员会委员长这一职位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者”,没有“代表国家”这一表述。

在此次修订宪法之前,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行使国家元首的职权。新宪法规定国务委员会委员长和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均“代表国家”,但国务委员会委员长是对内对外的最高代表,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的职权则限于受理国书等象征性的外交事务, “负责代表国家接受外国派遣或召回使节的国书(第116条)”。

正是在4月举超正亚裔美女行的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崔龙海从金永南手上接过了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这一职务。根据《劳动新闻》发布的《崔龙海祝贺马来西亚国庆62周年》《崔龙海祝贺吉尔吉斯斯坦独立日》《崔龙海祝贺危地马拉当选总统》等消息,近期崔龙海还在履行一些“象征性外交事务”的职能。

李军认为,这次修宪,从法律上进一步强化了金正恩国家元首的地位和权限,有利于朝鲜拓展首脑外交活动的空间,进一步打开外交局面。

外交动向

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二次会议中,还有一个颇受外界关注的人事变动:金永大的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职务被免去,补选朝鲜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长朴勇一议员为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会议还补选平安北道人民委员会委员长张世哲议员为最高人民会议法制委员会委员。此外,根据内阁总理的提议,新任命孙英训为内阁事务长。

迈克尔·麦登认为,朝鲜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在对外事务方面相当活跃,特别是朝韩关系和美朝交往方面。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朴勇一应该会活跃于外交场合。

此前,朴勇一已担任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副委员长多年。2018年6月,朴勇一参加了在板门店韩方一侧“和平之家”举行的韩朝高级别会谈,同月举行韩朝红十字会会谈时,朴勇一是朝鲜代表团团长。

今年8月15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出席光复节74周年庆祝仪式时首次提到了朝韩统一时间:2045年,让和平统一的国家(One Korea)屹立世界之林。文在寅还承诺,他将奠定稳固的基础,以实现在2032年由首尔和平壤成功联办奥运会。

次日,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言人就发表谈话,谴责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光复节讲话是“一派胡言”,并称朝方与韩方无话可说且无意再面对面对话。据韩联社报道,该发言人称,韩方以为韩美联合军演结束后,对话局面也会如季节更替般自然到来,还妄想在朝美对话中坐收渔翁之利,奉劝韩方尽早打消这个念头。

韩联社评论称,文在寅发表讲话后仅一天,作为对韩机构的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表这种“高强度谴韩谈话”,实为罕见之举。

韩国统一部8月26日表示,韩军在韩朝边境地区发现了一具推测为朝鲜居民的尸体,欲移交给朝方,但因朝方未予回应,韩方决定按照有关规定进行火化。这也被看作是朝韩联络渠道似乎出现了问题。

“祖国统一和平委员会主要负责的就是对韩国的工作,朴勇一的个人行事风格还算比较有魄力。让他来担任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朝鲜今后可能会在对韩方面的工作上下更大的力气,可能也会有所突破。”李军说。

韩联社分析认为,朝鲜社会民主党今后在与韩国接触方面可能会发挥更大作用。

根据官方资料,朝鲜社会民主党原名为朝鲜民主党,成立于1945年11月3日,由反对日本殖民统治的中小企业家、商人、手工业者、农民和基督徒组成。

迈克尔·麦登认为,朝鲜的民主党派在朝鲜的作用是不确定的。当朝鲜与美国、韩国或日本进行互动时,民主党派都会扮演一定的角色。平时,他们就有自己的会议和活动,并在议会和国家活动中填补一些席位。

路透社分析认为,在外交层面,新宪法的修订很可能是为与美国达成和平条约做准备。朝鲜长期以来一直呼吁与美国达成和平协议,使两国关系正常化,并结束1950年至1953年朝鲜战争以来的技术性战争状态。

6月30日,特朗普首次踏入朝鲜领土与金正恩在板门店朝韩共同警备区会面后,双方都表达了积极态度,并表示为“数周内”重新启动无核化对话指定团队。但从7月下旬开始,一边是美韩军演的启动,一边是朝鲜接连试射近程导弹和飞行器,最频繁时三周内发射六次。与此同时,双方的“口水仗”也此起彼伏。

朝鲜官方证实,8月24日,朝鲜发射了一款不同于此前亮相过的近程导弹/大口径火箭炮的新型号——“超大型多管火箭炮”。韩联社分析称,这是朝鲜媒体首次使用“超大型多管火箭炮”来形容这款新亮相的“导弹级火箭弹”。在朝美谈判僵持不下之际,朝军正在以兼具机动性、隐蔽性的新型武器替代“飞毛腿”导弹等现役武器。

3天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出席美国退伍军人协会在印第安纳州举办的一场活动上说,美国“不能对朝鲜的流氓行为视而不见”。

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8月31日就此发表谈话批判称,蓬佩奥发表的不理智的谈话是对朝鲜的“严重亵渎”。此番言论越过了红线,不仅使准备恢复的朝美工作磋商很难召开,而且将进一步恶化朝美关系,美方的一些做法迫使朝鲜不得不重新考虑迄今采取的一切措施。

英文流利的崔善姬正是在今年4月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后朝鲜最高权力机关换届后,晋升为国务委员、最高人民会议外交委员会委员,并在朝美对话中扮演关键角色,被美国媒体称为“美国通”。《华盛顿邮报》评论称,这次人事变动似乎是将一批强硬的情报官员换成了更有经验的外交官。

《纽约时报》当时曾分析认为,金正恩正在为旷日持久的谈判做准备。

虽然板门店金特会之后朝美、朝韩之间出现了距离谈判桌越来越远的态势,但朝美最高领导人之间依然保持着克制和“默契”。

8月8日,特朗普再次收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来信。他透露,这封“三页长”的信,尽管表达了对当时正在进行的美韩联合军演的不满,但依然是一封“美好”“非常积极”的信件。特朗普同时表示,他认为两人将再次会晤。

在8月25日举行的G7峰会上,特朗普在谈及朝鲜问题时重申近期朝鲜试射武器未违反协定,并指出美韩军演是浪费金钱。在记者的追问下,特朗普说:“朝鲜并未进行核试验,只是试射短程武器。很多国家都会试射短程导弹,不只有朝鲜。我们都活在导弹世界,不论你喜欢与否。”

原标题:朝鲜修宪,保障金正恩为朝鲜全盘工作的“唯一领导”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81253993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